bitcointransactionsdaily

bitcoin transactions daily


方法一:用 60分钟MACD 穿过零轴,然后 收回零轴 金叉60分钟, 确认二次 买入(成功率高,但频率低 日线上的下一个等于60分钟的 下跌


  因此,要确定日线上下一个的 结束,其实就是要确定60分钟下跌的结束。


  确认60分钟下跌结束的最好方法,就是使用60分钟的二次买入确认。


  在缠论中,有一种特殊的二次买入:MACD穿过零轴,然后收回零轴金叉的二次买入。


  成功率非常高。


  因此,我们可以用这种成功率非常高的特殊60分钟二次购买来判断日线上下一个交易的结束。


  我们要判断白糖日线上下一笔交易的结束(箭头1的位置),我们可以切换到60分钟图上。


  在60分钟图的圈2位置,60分钟顶型+MACD二次买入横穿零轴,然后收回零轴金叉,就可以大概率确认60分钟下跌结束,然后就要去做60分钟的上涨了。


  一段,也就是日线上的一笔。


  60分钟箭头2的位置只有日线图上九阳K线实体的三分之一。


  这样进场,大大减少了 止损,提高了止损率,更容易盈利。


   2021年以来,金融机构 外汇 存款明显增加,4月末外汇存款余额约为1万亿美元,外汇 流动性宽松,央行将外汇存款 准备金率 上调2个百分点,可冻结约200亿美元外汇流动性,有助于收紧境内市场外汇流动性,提高境内外币利率,缩小境内本外币利差,抑制即期和远期结汇,促进境内 外汇市场平衡。


  此次政策调整传递出两个信号:  一是央行不会放任 人民币过快 升值,必要时将果断 出手


  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从去年5月末至今升幅已经不小,继续升值有可能使人民币币值脱离基本面。


  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尚未完全消失,继续大幅升值可能对出口企业造成较大负面影响,越来越多的市场权威人士认为当前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出现超调。


  近期,由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指导的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召开会议,会后新闻稿即针对炒作升值的言论传达明确信号,表明央行已在有意向市场中炒作升值的投资者发出警告,必要时可能会果断出手、采取有力措施应对。


  此次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说明央行言出必行。


    二是央行不出手则已,出手必是重拳。


  以往央行调整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一般每次调整0.5个百分点,此次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幅度为2个百分点,明显超出以往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幅度,力度较大,彰显央行调控决心。


  此次央行没有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等过去几年常用的政策,而是动用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这一过去较少使用的工具,说明央行工具箱中的工具还很多,央行自由选择的空间很大。


  未来如果外汇市场出现明显的投机迹象,还会源源不断地推出其他宏观审慎工具。


  人民币(6.3917,-0.0056,-0.09%)汇率单边上涨态势不可持续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主持人范思立  嘉宾  连平: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  唐建伟: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近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持续走高,甚至突破6.40关口,达到自2018年6月以来的新高,由此市场上弥漫着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短期走势的乐观预测。


  对此,中国经济时报约请长期耕耘于宏观经济领域的专家,针对市场上关心的问题:人民币汇率缘何走高、是否存在持续上涨的可能、汇率管理当局如何应对等展开讨论。


     美元指数(90.0220,0.0461,0.05%)回落等原因导致人民币汇率抬升  中国经济时报:进入二季度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显着升值,6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达到6.3572,这是自2018年6月以来的 阶段性高点。


  请问人民币汇率近来走高的因素主要有哪些?  连平:进入2021年4月,人民币开始一轮升值,美元指数下行是重要原因之一。


   2020年二季度以来,受疫情影响加上政府应对不力,美国经济迅速步入衰退。


  为刺激经济,美国推出了空前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水平持续处在0—0.25%的历史低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截至5月26日,美联储总资产达到7.95万亿美元。


  美元流动性持续泛滥并向全球溢出,给美元带来很大的贬值压力,全球市场美元贬值预期日盛一日。


    自2020年5月以来,美元指数已经持续大幅回落,从100点左右持续降至约90点。


  2020年10—11月有一波小幅反弹,2021年1月触底后又有过一波反弹至2021年3月底。


  2021年4月以来的美元贬值只是去年5月以来美元贬值趋势中的一个阶段,并不存在突然性,基本在市场的预期中。


  鉴于大宗商品大都以美元标价,近期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又对美元指数下行推了一把,而去年二季度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美元指数的压力已经持续存在。


    与美元指数变化态势相对应的是,自2020年5月以来,中国经济快速恢复、国际收支尤其是贸易顺差逐步扩大和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基调等因素的影响,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


  自2020年5月28日阶段性高点的7.16至2021年5月28日的6.37,人民币对美元已累计升值达11%。


  期间,人民币对美元于2020年2月至4月期间有过一次阶段性贬值,幅度约为2.1%。


  从总体上看,最近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是去年以来趋势的延续。


  这一年来,美元指数于2020年9月至11月、2021年1月至3月有过两轮反弹过程,但 美元对人民币离岸和在岸汇率基本没有像样的反弹。


  相比较而言,2021年以来美元指数下行的变动幅度要明显小于美元对人民币贬值的幅度。


  年初至今,美元指数先升后降,由年初的89.8升至一季度末的93.27,又快速下跌至5月末的90左右,波动变化很大,但数值变化幅度不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与美元指数相同,先是由年初的6.46贬值至4月初的阶段性高点6.57,随后升值至5月末的6.37附近,波动幅度和数值都出现了较大变化。


  
(0)个小伙伴在吐槽